Saver。

爱情。

实话实说,我想谈恋爱了。
但不是这里,不是现在,现在的一切都不对。
我不知道我能遇到一个怎样的人,但我知道我想要怎样的人。
我和他可以一起低级趣味,也可以探讨浩瀚宇宙。
我们不必天天在一起,可在双方艰难的时候我们能陪伴在对方身边。
我喜欢他有着讨我喜欢的皮囊,也有着我认为有趣的灵魂。
我们都不必将自己贬到尘埃那个位置,你与我是平等的。
你与我爱就是爱,厌就是厌,话只有摊开才不会在无意间碰到底线。
你懂我的理想追求,我也支持你的兴趣爱好。
我们休戚与共,荣辱与共。
我们不愿妥协和苟且,不论外界说我们多幼稚,他们的目光想法和嘴都是他们的,他们影响不了我们。
我只愿找到这样一个人,就算他在我面前有多狼狈,多憔悴,多落寞,我都不会嫌弃厌恶他,我只会心疼和拥抱他。
而我的难堪,痛苦,他都会第一时间知晓并理解,他愿意和我一起度过一次又一次的艰难险阻。
我不会因为他的几句揶揄就对他冷漠,而是用十倍的“恶毒”还嘴。
我们可以一起接受精神洗礼,也喜欢肉体之欢。
我爱他,他也爱我。
我们的灵魂与肉体都相依相伴,不肯分离。我对爱情充满向往和憧憬。
激情过后是平静,可平静中也有着温馨和蜜糖。
我不会让我与他的未来无趣乏味,他也不会。
我知道在几年后我才能与他相遇,我也相信此时此刻的他也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
相遇不必太夸张,只要能给双方留下一个印象。
我想只要遇到了,我就知道他是不是我的。


命运。

命运。

你惊于他的眸,陌生又熟悉。

记忆的最深处是你与他袖袍一挥绝迹江湖。

你好像又记起你跑出家就看见一身青衣的他半卧在树上喝着酒,满脸醉意,当他看见你时愣了下,随即轻功一跃,转身而走。
你追上去,问他能不能带上你。

他瞄了你一眼,笑着说,不能。

你与他素不相识,他为何要带上你?
你失落的回到家。
六个月过去了,你们家的世仇派来刺客暗杀,一夜之间,满门被屠。
只有你,在香甜睡梦之中被人救走。
模糊中只记得他的双眸。
怜悯又疼惜。
你与他从此相依为命,在江湖中创下一个又一个传奇。
再最后,你与他退隐于山林之中,白头偕老。

突如其来的记忆让你惧怕的颤抖,面前的警官也按着太阳穴退后半步。
是他,没错。
他的双眸不会变,即便感情早已不再是曾经的相濡以沫,而是憎恨和漠视。
你是个大盗,你总是喜欢偷取昂贵又罕见的玩意,最可恶的,是你把警官们玩的团团转。
民国十年,他是警察局副局长,年轻而热烈,自他接手你的案子的第二天,你就栽在了他的手里。
他对你说,你完了。
你歪着头,笑着。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你说。

他瞄了你一眼。

回忆瞬间天崩地裂,又被活活灌入了前世的记忆,你与他都惊恐不已。
气氛微妙起来,他定定神,还是决定将你拷起来带回局里。

夜深,你抱怨着铁房子怎么这么冷。他却失意的打开牢门。
他因为枪毙了上将的儿子,被革职了。
他决定再错一次——放了你。
局外天寒地冻。
你和我一起走吧?你对他说。
好。他点点头。

嘈杂的声音将你吵醒,你看了看手机,八点十五。
又是一个梦。
你机械的穿好衣服,裤子,鞋子。
机械的洗完脸,刷完牙,梳好头,吃完饭。
你觉得心里很疲乏,所以决定去河边散散步。
你走着走着,发现前方有个人也在朝你这个方向走来。
你的心突然跳的厉害,你取下耳机,步伐加快。

近了。

“一起走吧。”你对他说。

他瞄了你一眼。

“好。”


叮当孔雀鱼:

反复修改的狼琴视频(๑•̀ㅂ•́)و✧

我真的超级无敌噼里啪啦喜欢这对可是好冷好冷…
以及,这是一把很大很大的刀!
这首歌实在太适合他们了,完全就是狼狼的内心独白!!!
我爱他们(ಥ_ಥ)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60486

闯入者。

第一章 坠落

深蓝发黑的硬铁板隔绝光线,一丝也不愿透过,但我听到了鸟鸣,也闻到了花香。

轻轻抚摸着橘黄色弓箭,擦拭着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空气溢着清新的气味,甚至掩盖了花草的芳味。

味道不对。

凄厉的怪叫炸裂天空划破而下,顾不得被震得突突剧痛的太阳穴,眯着眼踉跄踢开房门。
一只大鸟蜷缩在天台,原本遮雨挡光的上空硬铁板也被砸出一个大洞。
淡出水的日常生活终于等来了些许刺激。
我看着这只流血不止的金红巨鸟,伸出手接住了照射在它翅膀上的阳光。

“怎么回事?”父亲闻声赶来,下一秒惊恐不已。
他的表情让我很疑惑,我的目光从他脸上再次转向巨鸟。

躺在那的只有一个男人。
一个昏迷不醒,棕黑色头发微卷齐肩,款身着棕色夹克黑色长裤的男人。



第二章 初识

“怎么办?”父亲点燃一支烟,踱着步。
“杀了吧,留着恐祸害。”袁叔窝在沙发里,漫不经心。
我不敢吭声,手上紧紧握着我的弓。眼睛却钉在陌生闯入者的身上。他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更何况他依旧没醒来。

“炎儿?他是你发现的,你来决定。”父亲突如其来给的权力让我错愕。
“要不,先等他醒来再说吧?”我小心翼翼的开口,再次望向闯入者。
那家伙紧闭的双眼不知何时睁开的,疑惑又惊讶的盯着我看。
我的身体突然紧绷——这是战时状态。迅速拿起弓箭狠狠抵在他头上:“他醒过来了!!”
父亲也僵硬起来,袁叔不为所动。
闯入者开始疯狂挣扎,我不得不后退几步,手中动作却保持不变。
“放开我!!”他说了醒来的第一句话,依旧看着我。
此时我就有些犹豫了。
“除非你保证不会攻击我们。”思考再三我决定还是先提条件比较安全。
他停止动作,张嘴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将弓箭放下置于左手,走到他身后,解开麻绳。
他的动作快如风,唇已在我耳边轻轻呼气。
“谢谢。”



第三章 暧昧

入夜,橘黄色灯光晕染着它所笼罩的一切。
他暂时睡在阳台上,父亲勉为其难的给了他一床棉絮。我从储物箱里拿出酒精和绷带,也爬上了阳台。
他正脚对着爬梯,躺着看拜他所赐大洞外的星星。
他听到了我的声响,直起身直勾勾望着我。
“你自己包扎吧。”多年来我头一次感到害臊。
当然了,大半夜的一男一女独处阳台,旁边还有一个简易的床,害臊是正常的。
“你不帮我吗?”他的声音带有笑意,我却恼怒了。
“你他妈没手?”我不自觉抬高了音量,他瞪大眼睛仿佛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发这么大脾气。
“…对不起啊,我过分了。”他悻悻低下头。
我突然在脑海里回想起他还是巨鸟时浑身是血的无助模样,心下一软,三步并两步坐在他身侧,将他的手放在大腿处开始清理。

整个过程中我都试图专心,可那家伙却一直盯着我看,再加上他身上淡淡的清新味充斥我的鼻腔。
二人空间被瞬间用细绳般绷紧,暧昧莫名的氛围让我浑身不自在,却又有些迷糊。
“怎么了?”他故意凑到我耳边压着嗓子说出这句话。
躁动不安再次加剧了空气中的窒息感,我转过头看着他夜色下有些发亮的眼睛,极其不理智的吻住他的唇。

他又笑了。




第四章 戏弄

第二天来了。我打着哈欠从卧室走出,就看见他抱臂在楼下向我挥手。
血涌上脸颊,我想起昨夜我突然亲他,接着他又开始回应我,可我因为害怕把他推开逃走了。

淅沥沥的小雨打在铁板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可阴沉的天空也让人莫名沮丧。
父亲依然抽着烟递给我些钱。
“去医院买些东西给这家伙。”我沉默点头。
我和他一前一后走在无人街道上。沉默,尴尬的沉默。
我在前面向要逃跑似的拼命往前走,他在背后不紧不慢的追着我。
“咔嗒”一声,我脚崴了。
整个人都差点被甩出去,也就在这一刻,他扶住了我。
“我背你吧。”他轻描淡写的说完后就蹲在我身前,我只好俯身贴在他背上,双手挽住他的脖子。
他站起身,双手却不撑扶住我的腿,只是继续正常的走路,我就像个抱树熊一样死死搂着他,不敢松开。
手终于也酸疼到没有力气,在我慢慢从他背上滑下去的时候他终于用手撑起我的腿,我松了口气,软在了他的背上。
“真是个混蛋。”




第五章 抛弃

医院的人很多,我不得不拽着他的衣袖才不会与他走失。
“就在那。”他指了指某位置就带着我走过去。
“你直接说吧。”我点点头,开始照着清单买药。
我百般无聊的看着玻璃另一侧护士们忙碌的身影,瘪瘪嘴,又抬头看看雨过后出太阳的天空。
终于还是无聊了,我转过头,却没看见他。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我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陌生的世界让我惶恐不安,我冲进人海一个一个搜寻他的踪影。
徒劳,我的内心这么和我说到。
徒劳。
你在奢求什么?




第六章 我爱你

我就像一潭死水,不起一点涟漪。手上提着些稀奇古怪的药物慢慢走回家,却不知有和用处。
那家伙在我无趣乏味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划了一笔,刻在了我的骨头上,却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我。
夕阳坠落,月色也因二者同时存在的缘故不敢绽放它真实的光芒。
橘红色染了大半边天,身旁偶有几个老人过去。我却像丢魂一样往前走。

舒适安全的宁静终于让我鼻子一酸。眼泪不住的掉落,揪心的疼痛让我叫不出声。

我爱上他了。

在内心这么肯定之后,熟悉的清新味再次潜入我的鼻腔。
他的温度和气息就在背后,我呼吸一滞,差点忘记怎么哭。
“你是个王八蛋!”我嘶吼着一拳头打向他肚子,他吃痛退后几步。
“我只是…想肯定你的回答。”他说完就笑了。

“我也爱你。”他恢复认真,温柔的看着我。
他背对夕阳,金红相间的天空仿佛是为他而诞生。

“我爱你。”他又重复了一遍。

我爱你。

直坠地狱。

一层发光而近似透明的晕圈笼罩着那个女孩。
红发如火,绿眸充满哀伤,可当她看向他时又会绽开笑意,偶尔还会向他挥手。
可她是谁呢?Obi-Wan的梦里总会出现她,漂浮在空中,背后的景象不断更替,但她永远都在那,神情哀怨惆怅。
Clean your mind,Obi-Wan。
他在梦中闭上眼深呼吸,再次睁开。
她消失了。
无数星系在梦中包裹着他,让他产生温暖的错觉,就在他逐渐舒缓下来的同时,他看见了一块巨石飞速降下。
火光吞噬着外壁,与红发结合而直坠无尽黑暗。
那不是巨石,而是一个人,梦里的那个人。
“NO!!!!”他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巨大的痛楚在他体内炸开,他颤抖着,一只手捂住胸口,那里实在太痛了,仿佛这是为他遗忘的罪行付出的代价。
我到底忘了什么?
Obi-Wan想着,眼泪不受控的落下。
我到底忘了什么?
他在无边深渊中站起来,注视前方。
我到底忘了什么?
“Enough.”
远方传来熟悉的声音,Obi-Wan瞬间就肯定声音属于梦里的女人。
痛苦消失,明亮壮美的星系开始显现。
他喘着气,声音带着哭腔发抖。

我到底忘了什么?

没人回答。

数月未曾清洗的被套已经发黄变臭,瞬间刺激醒迷糊的大脑,从床上一跃而起,褐色衣柜在前任户主搬进来时就只有半块镜子,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从为数不多的衣服里翻出最体面的一件深灰风衣和一条黑色围巾。
春晓将至,严寒未驱。
呼出的气息润湿捂住口鼻的围巾,双手插兜低头匆匆走过狭窄拥挤的过道,对沿墙艳色画面熟视无睹,掌心搓搓兜内粗糙面料。
我看到他了,他在街道另一端向这个方向挥手,笑容令我几乎窒息。
理智在同情感打架。
下定决心才能迈动僵硬的双腿,每一个脚印似乎都飞向天空四处遨游,本该坚实的大地却像棉花糖般柔软漂浮,形式车辆都成了放大版酒心巧克力,空气中都弥漫着醉意。
冷静,放松,这不是什么大事。
费心定神,走出最后几步到达他身侧,悠悠舒口气。
餐厅内罗曼蒂克气息越发浓厚,他优雅的晃动高脚杯里殷红色液体,凑近示意碰杯,慌忙之中举起,他的笑伴随清脆撞击声而绽开:“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
睁眼,一张巨大的狗脸出现在眼前。“走开,泰特斯。”为了避免黏糊的口水迅速推开它,不知为何觉得有张黑色狗脸似曾相识。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风景。
陌生的梦。

骑士。


高山阻挡狭海吹来的风暴,轻柔而凉爽的晨风抚过脸,刮起不合身的丝裙边角。
“布蕾妮,为什么一夜不归?”塞尔温.塔斯,我的父亲。
他已步入年迈,但精神不减当年。
“我没学会屈膝礼,因为我做不到,他们就说我像头肥猪什么也做不好。”讥笑和嘲讽仍盘旋在耳边无尽循环。
用力攥住裙角,恨不得把这身温柔的枷锁撕成碎片再扔进海中。
父亲一言不发,炯炯目光落在眼前这片海面上,半晌后才将手搭在我的肩头。
“你知道塔斯为什么被称作蓝宝石岛吗?”
“因为这里蔚蓝的海水,父亲。”“是的,因为塔斯的海水像蓝宝石一样美丽夺目。它和其他大海无异,无法饮用又充满危险,但人们不会忘记它的蔚蓝和光芒——而你拥有塔斯的眼睛,布蕾妮。”
“他们讨厌我,甚至憎恨我,没人在乎丑陋的布蕾妮拥有怎样的眼睛。”
“那就逼迫他们注意到。”
“我不想当一名被人嘲笑的贵族小姐,我想当一名骑士,就像‘晨光’加勒敦爵士。”加勒敦爵士是塔斯的传奇,也是一位荣耀的骑士。不论平民还是贵族都坚信是‘晨光’的后代。
“如果这是你所坚持的,那么跟从你的心去吧,布蕾妮。”
塔斯的布蕾妮不是漂亮的淑女,但却是一名优秀的骑士。

【冬铁】真心话大冒险

设定背景:冬兵从未杀死过Tony的父母,他们是真车祸。冬兵早就背叛了九头蛇并和复仇者联手做了许多任务。

―――――――

真心话大冒险。
James Barnes并不擅长这个,或者说他从未尝试过。
正因如此,Tony Stark才会邀请他来参加复仇者的聚会。
顺带一提,James已经住进了复仇者大厦,感谢他的好友美国队长的极力劝说。
实际上聚会并没有带给James多大的乐趣,相反,他觉得无聊极了。

就在Tony Stark看着winter soldier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抬高了嗓音:“真心话大冒险时间到了,hey soldier,你可得加入我们。”James被惊醒,睡眼迷蒙的看到Tony在给自己打招呼,于是他不得不振作精神,站起身向大部队靠近,他和所有人坐在沙发上,中间有一张桌子,上面有三个骰子。

“规则很简单,点数最大的可以问最小的一个问题,或者命令他做什么事――”Tony在说出最后一个字时目光一直停留在James身上,直到后者也抬起头用灰蓝色眸子望向他时,Tony才转过头。

“那么,就由我先开始!”
Tony Stark掷骰子的动作都这么要人命,James在无意中咽了咽口水。
“yes!oh yeah!”听到Tony的欢呼后James才低下头看点数。

17点。

“wtf??铁罐你没作弊?”Clint满脸的不可置信,其余人虽然没多说什么但也觉得不可思议。

干得漂亮,Stark。
James在心中默默的想到。

就这么陆陆续续的,大家的点数都出来了,Natasha是10点,Steve9点,Bruce是5点,Clint也是5点。
“恕我直言肥鸟,你今晚要完蛋了,当然了博士,我对你会很温柔的。”Tony向Clint挑眉,后者极其不满的用手指着James:“嘿等等?他还没掷骰子呢!”

James面无表情的在所有人注目中开始掷骰子。

沉默。
……
COME ON!

人群中爆发出笑声的第一个人是Clint,第二个是Tony。
是的,Winter Soldier的点数是3。
3,多么厉害的一个数字。
三个骰子,居然能掷出3,你真是个人才啊James。
但这位玩家并不后悔参与这场游戏。

因为现在他要听从于Tony Stark。

“So――”Tony向James眨眨眼。
James觉得心跳有些快。

“到目前为止,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你。”

干净利落,不容其他。

James看着对方有些迷茫和欣喜的褐棕色眼睛,语气几乎能温柔出水来。
“wow――这倒是意料之外。”Tony有些微妙的咳嗽了几声。
气氛有些尴尬,还好Bruce出面解围:“继续?”

这次是从输家开始,James随手一掷,居然出来了18点。
Clint愤恨的目光在Tony和James之间来回移动。
Steve11点,Natasha8点,Bruce7点,Clint8点。
“哎Nat我和你是情侣――”Natasha的一记眼刀活生生砍断了Clint舌尖上的后半段话。

Tony Stark,5点。

“I'm all yours.”Tony对James俯身笑了笑。

“在这里找一位亲吻对象。”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Tony走近James,以极其暧昧的姿势跨坐在他的腿上。
James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他抬手扣住Tony的后脑,迫使对方弯下身吻住他早已经心心念念的唇。

他们吻的深情而热烈,甚至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他们贴的越来越紧,恨不得融为一体。

其他人只好各回各的卧室。
这里?这里自然是交给他们两人了。

卧槽这个真是太懂我了……